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小鴨 | 10th Mar 2014, 12:43 PM | 人話 | (107 Reads)

人長大了,各種場合愈來愈無法避免。

廿歲卅出頭時,接「紅色炸彈」接到怕,做伴娘姊妹不下十數次。

過了適婚年齡,百日宴請帖開始接蹱而來。

而今,人到中年。

上一代逐漸老去凋零,大酒店反倒成了親友聚會的一個慣常場合。

****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st May 2013, 17:48 PM | 乞嗤大魔王:金寶貓 | (142 Reads)
銀寶來了!

黑虎紋小唐貓仔,百厭得像過度活躍症。雖然個頭小小,但既惡又蠻,遇上貓哥哥狗姐姐來多問一句,就是「HEA~~」的嘴臉回應;爸爸媽媽膽敢困籠,小小嘴巴張得大大,「Meow~Meow~」聲響徹家樑,像示威工人抗議剝削。

姐姐哥哥們都怕左佢,但銀寶仔卻兀自繼續厚顏惹厭。一時爬上桌面(怎能相信,一個月大的小B貓,竟有辦法爬上餐枱),開懷大嚼人家的成貓糧;一時佔領鴨鴨專用的router,暖洋洋呼呼大睡;又或是,乾脆坐進懵狗的糧盆(含狗糧)裡,或憨或挑釁地,看著懵狗吹鬚瞪眼…….

那霸道的乞兒嘴臉,就像是金寶一樣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2th Feb 2013, 15:26 PM | 人話 | (91 Reads)

年初二晚,拜年歸家。

不合時宜的雨霧稍稍阻擋視線,但仍然行車順暢。即將轉入海心公園旁的露天停車場時,忽然看見馬路旁有隻黃白街貓,雙眼閃閃發光,在濕冷的春節晚上,倍覺凄涼。

「牠站在這兒幹麼呀?多危險!視線不清楚呢,車又多。」傻媽向駕駛中的傻爸說。

****

汽車轉進停車場外的馬路,答案出來了──

「閉上眼睛罷,有隻貓被輾斃了。」傻爸忽然說。

......黃白貓,原來你在哀悼朋友嗎?

Picture

(我們也是來自街頭,幸好被傻爸傻媽撿了,現在過著不知感恩的幸福生活。)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9th Oct 2012, 21:59 PM | 人話 | (156 Reads)

國教反得轟轟烈烈,是組織贏了還是政府輸了?是正義勝出了,還是紅衛兵重臨了?這中間,糾結萬千,站在哪邊也招罵,不如不說。

再講,也不怎樣關注──畢竟,我只是一個沒有人類孩子的母親,而貓與狗都毋須上課,不怕洗腦;即使有洗腦這回事,也僅限於「人類有愛、無分種族」,大抵無傷大雅。

然而,我們雖然沒有參與反國教,但反國教卻逐漸侵入了我們平靜的生活。

不是說偏頗的傳媒──不看便算了嘛,沒什麼可惜;也不是說那幾個指點江山的競雄小子大言炎炎──對於人家的孩子,他是天生的領袖也好,是背負著父母的政治任務也好,不聽也就是了。

我只可惜,投身反國教的朋友,改變了。

********

 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6th Sep 2012, 01:04 AM | 乞嗤大魔王:金寶貓 | (188 Reads)

2012年9月13日凌晨四時正。

當全世界都在睡大覺之際,造物者造訪了傻宅,悄悄地進入金寶貓的睡鄉。

「金寶貓,我為你帶來一個預言。」造物者溫柔地看著眼超超的金寶,說:「一個小時後,你將會遇上貓生最大的一次劫數──心臟病發......」

「吓,我會死嗎?」金寶貓大為震驚,即使在夢中,身體仍不由自主地抽動了一下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3th Sep 2012, 08:21 AM | 乞嗤大魔王:金寶貓 | (138 Reads)

 

年多前的某個清晨,金寶忽然跳上床,任性地磨磨蹭蹭,完全無視沉睡的主人。

忽然有點傷感,我抱著牠,說:「寶貓,你要乖,他日要走的時候,在睡夢中走好了。別要媽媽親手送走你,媽媽捨不得。」

然後,金寶朝我的頭髮打乞嗤,再踏著我的臉孔揚長而去。
...


昨晚,金寶睡夢中走了,沒有一點痛苦,安詳得簡直像是流連睡鄉忘記了回家。

 

Picture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6th Jul 2012, 10:15 AM | 懵懵狗 | (131 Reads)

「得未呀?得未呀?」懵狗緊張萬分地說。

 六合笨貓不擅狗語,加上正拼命將胖胖的身軀往梳化底下鑽,笨腦袋無法一心二用,只得隨便應對: 

「喵……

 

某天中午,天氣炎熱正好眠,傻媽在梳化上午睡之際,忽然聽見梳化底傳來這一聲「喵」。探身細看,身側梳化底,露出半隻貓一個屁股,上半身卻鑽進梳化底下,不知在掏什麼寶物?

 

「六合,你搞乜鬼?」

 

~~~~~我唔得閑呀!六合心裡埋怨,人家好忙呢!別一個二個都叫我嘛!只是,六合同樣不擅人話,又不好意思不理會媽媽,只好又隨便應對:

 

「喵~~~

 「唔,你在玩嗎?」傻媽自以為是地解語。 

Picture

(我地係好好感情的貓兄弟)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20th Aug 2011, 22:41 PM | 懵懵狗 | (229 Reads)

 Art Jam, 我沒有怎樣沉迷,但朋友認真愛上了,還跑去上課。結果,在她不斷的游說下,終於獻出第二次油畫之旅。

此無他,98元團購價,對於消閑活動來說,的確挺吸引。

不過,便宜的代價是時間。今次只能畫三小時,不像上次無限任畫。不可能大製作罷?於是,當然是畫懵狗,而朋友則選了三年前離世的,陪伴她一家18年的貓貓Meilee。

兩個人+兩隻寵物。今天的活動,是我們伵。

Picture

(果然是平價團,畫的size也小得多呢!朋友的是私伙畫布,在家畫了一半才來完成,果然是出「貓」!)

 Picture

 (不學無術,畫筆胡亂飛。哈哈,但還像樣罷?)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31st Jul 2011, 15:17 PM | 人話 | (242 Reads)

 

 

星期六,與中學的老同學一齊去玩Art Jam,那種落入凡間、讓我等庶民有機會接觸的油畫藝術遊戲。

我們倆,在十個指頭不夠數的遠古歲月以前,那個只有十幾歲的中學年代,曾經一起想過去學油畫。最後,由於發現太貴,所以放棄了;然後,在放棄與忘記的日子中,歲月匆匆流逝。

 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小鴨 | 17th Jul 2011, 02:03 AM | 人話 | (281 Reads)

呢個咁古怪的標題到底有何意義呢?

當然有,且看下文分解。

(雖然長大了, 但我們仍然喜歡擠在一起睡。)

 (閱讀全文)

Next